原标题:曾助  原标题:曾助莲花健康摘帽,国厚资产再援*ST梦舟2.7亿,手握“一元股”意欲何为?

  记者 任飞

  5月29日,*ST梦舟公告其新任股东楚恒投资将对公司2.25亿股发起部分要约收购,按要约价格1.2元/股计算,所需金额最高为2.7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楚恒投资系国厚资产投资的持股平台,后者亦为地方AMC中民营资本的典型代表,此前已通过债务重组使莲花健康(原*ST莲花)摘帽。

  有分析指出,资产重组和拍卖股权是AMC投资二级市场的主要盈利模式,对不良资产进行资产隔离处置不仅发挥AMC纾困基金功能,也为企业后续盈利改善赢得时间。

  国厚资产半年突击两壳股

  不出意外,*ST梦舟“保壳”有戏了——并非公司对债务一笔勾销,而是前期引入的地方性AMC(拟处置不良资产收购业务的地方性金融纾困机构)在当下发起了部分要约收购。而这样的操作,在去年底曾经救活了彼时的*ST莲花。

  5月29日,*ST梦舟发布公告称,股东芜湖市楚恒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楚恒投资)决定以部分要约收购方式增持公司股份,本次预定收购的股份数量为2.25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2.7%,要约价格1.2元/股。以此计算,此次要约收购所需最高金额为2.7亿元,均来源于楚恒投资自有资金。

  企业工商信息显示,楚恒投资背后股东包括国厚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厚资产)在内的4家资产管理公司和7名自然人。值得关注的是,国厚资产此前曾参与*ST莲花债务重组,前期布局同此次突击入伙*ST梦舟极为相似,都是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壳股股份,并转让不良资产,帮助企业化解债务危机。

  根据*ST梦舟的解释,本次要约收购为部分要约收购,旨在为公司纾困,不以终止*ST梦舟上市地位为目的。可见,本次要约类型为主动要约,并非履行法定要约收购义务,因此投资方的纾困用意明显,并无控股或借壳上市的迹象。

  相比于大半年前的国厚资产纾困彼时的*ST莲花,此次不同的地方在于——股权参与的结构更具新意,采用的是地方AMC与企业高管联合出资的形式。前述7名楚恒投资个人股东中,宋志刚为*ST梦舟董事长、陈锡龙为董事兼总经理;另有张龙、王生、胡基荣、黄平等为楚恒投资的有限合伙人,并已完成工商登记备案手续。

  有消息人士表示,尽管国厚资产是作为民营系资本出现在地方AMC阵营中的,但属地(安徽)色彩明显,未来在涉及不良资产处置时根据当地监管规则具有灵活性,绑定标的企业高管的合规性背书意义凸显,容易发挥其主场作战的优势。

  *ST梦舟成立于1998年,2000年在上交所上市,这家安徽省的铜加工企业曾发力多项外延并购,业务触角延伸至新能源、地产投资、娱乐业等多重领域。2018年公司影视文化业务投资失利,梦幻工厂未能实现业绩承诺,计提减值准备2.70亿元。面对巨额商誉“爆雷”,2018年公司由盈利转为亏损12.63亿元、同比减少939.64%;2019年,公司归属于股东净利润为-11.32亿元,截至2020年一季报仍亏损0.44亿元。

  今年5月5日,*ST梦舟公告称,拟在省、市一级产权交易中心将公司拥有的影视文化板块资产整体挂牌转让。公司表示,此举为公司回归铜加工主业,适时处置影视文化板块的重要举措。本次处置完成后,公司将彻底退出影视文化业务。

  手握“一元股”意欲何为?

  事实上,*ST梦舟早在去年就已经开始寻求外部纾困,但面对已被“ST”处理的上市属性,董事长宋志刚曾公开表示束手无策。

  宋志刚表示,“由于公司目前已经被ST,且股价一直在一元线上下。如果银行对我们进行大规模收贷,没有运营资金就会缩小我们的经营规模,那样可能会发生再次亏损。”因此,时下国厚资产作为AMC机构的出手可谓一解燃眉之急。

  根据目前地方AMC的主要业务模式,多数AMC的主业目前都逐渐转为代持和通道业务,以债权转接的形式由企业方责任过渡至AMC机构进行不良资产的转让,主要有应收、往来应收应付挂账和收益权公开挂牌两种形式来实现银行对资产的实际控制和回现管理。

  此前,同样作为债权人的国厚资产曾对彼时的*ST莲花进行债务重组,拉开后者的破产重整序幕。通过资产处置变现和追加股权质押等方式,一方面收窄债务规模,另一方面将上市公司债权责任逐步过渡至国厚资产。目前,靠破产重整扭亏并解决20亿债务的莲花健康已经正式“摘帽”。

  可见,地方性AMC机构为上市公司纾困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但囿于投资资产风险的评估难以把握,此前鲜有地方性AMC机构纾困成功的案例。而由中国东方资产全资子公司——上海东兴投资控股发展有限公司牵头并联合优势资源企业共同设立的国厚资产,此前已经在中宏股份、中天能源的债务危机中扮演重要角色。

  有资管人士表示,此次疫情对于中小企业造成的损失包括由于延期履约或无法正常履约而支付的违约金、赔偿金,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金融机构贷款违约。不良资产行业可以运用自身的专业能力,通过不良资产收购、债务重组、债权融资、权益类投资等各种方式化解不良资产,支持中小企业渡过难关。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0月,我国地方AMC机构共有59家。近日,第5家拟成立的全国性AMC 建投中信资产管理公司(监管已批复将更名为银河资产)筹备接近尾声。有分析指出,随着社会不良资产处置要求的增长,AMC资管行业竞争加剧,企业扩容将成未来趋势。

  截至5月29日收盘,*ST梦舟报收1.13元/股,日内开盘便一字涨停,当日涨幅4.64%。此前公司股价曾跌破公司面值,曾公告提示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投资者需注意投资风险。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志杰

5月24日拍摄的智利首都大区新落成的专门收治新冠患者的方舱医院

5月24日拍摄的智利首都大区新落成的专门收治新冠患者的方舱医院

5月24日拍摄的智利首都大区新落成的专门收治新冠患者的方舱医院。新华社 图
当地时间28日,智利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654例,累计确诊86943例。新增死亡24人,累计死亡890人。当日新增死亡病例数达到该国疫情发生以来最高。从本月19日以来,智利日均新增确诊病例超过3000人,近10天内确诊病例增加了55%。目前,圣地亚哥首都区仍是该国疫情最严重地区,确诊患者数量近7万人,占全国总数的80%以上。
本月20日,智利政府宣布,延长对圣地亚哥首都区全境的强制隔离措施。同时,开始向受防疫管控影响的居民发放食品、药品和生活必需品。但近日来,因隔离措施无法工作而失去经济来源和尚未获得政府提供物资,一些生活在圣地亚哥贫民区的居民走上街头进行游行示威,并与维持秩序的军警发生严重冲突。27日夜间,圣地亚哥一些城区的抗议者违反宵禁措施上街游行,被军警用高压水龙和催泪瓦斯驱散,但未造成人员伤亡。(原题为《智利新增4656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累计86943例》)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对亚的斯亚贝巴的快递员西赛·阿莱巴切韦来说,埃塞俄比亚电信公司关乎他每天生计好坏。

  埃塞俄比亚电信市场多年来由这家国营企业掌控。互联网运行速度太慢时,顾客无法在雇用西赛的电子商务网站“亚的斯快递”下单;电话网络堵塞时,西赛无法联系客户、完成送货。

  但这一情况也许不久会改变。埃塞俄比亚电信局上周邀约有意进入本国市场的国内外电信企业在6月22日以前提交意向书、申请电信营业执照。尽管仅给出两个名额,仍显现一非洲国家有意逐步开放电信市场,因而提振市场情绪。

  政府还打算出售埃塞俄比亚电信公司40%股权,以期提高企业运营效率。

  【热盼改革红利】

  法新社报道,重组电信行业是总理阿比·艾哈迈德·阿里推行的经济改革一项标志性举措,仍有不少具体细节没有披露。例如,外来企业需要投入多少资金才能参与竞标,或者改革后的电信产业将以何种面貌运营。

  但是“亚的斯快递”创始人费利格·策加耶依然满怀期待,认为现在“是激动人心的时刻”。“我想电信行业每个人都曾想知道,‘(改革)何时会发生’?”

  潜在竞标者包括法国Orange公司、肯尼亚萨法利通信公司和南非MTN公司。每张电信执照的价值可能远超10亿美元,中标企业还需要投入资金,改善这个国家落后的电信基础设施。

  不过,行业分析师认为,考虑到埃塞俄比亚1.1亿人口所能产生的巨大市场潜力,以及埃塞俄比亚电信公司目前仅有大约4400万用户的事实,尽管市场准入成本不低,不少企业仍会认为进军埃塞市场“划算”,因为未来收获可能远超前期投入。

  【注意潜在风险】

  一些外国企业担忧,埃塞政府可能限制外企经营范围。根据埃塞俄比亚中央银行上月发布的指导意见,允许非金融企业提供移动金融服务,但仅限于所有权由本国掌握的企业。这可能对萨法利或Orange等主打移动支付业务的电信企业拓展埃塞俄比亚市场造成障碍。

  美国费尔法克斯非洲基金主席泽梅德内·内加图尤其希望埃塞政府确保外来企业与埃塞俄比亚电信公司在“公平竞争环境”中运营。“这是全世界现存最大的未开拓市场,所以行业内所有大玩家相当兴奋。”

  按照法新社的说法,外来企业还应关注埃塞定于今年8月举行的全国选举。一些批评者说,出售国营电信企业部分股权属变卖“战略资产”,阿比因而涉嫌“越权”,预计会在选举中遭遇挑战。

  德国驻埃塞大使布丽塔·瓦格纳说,政策改变后,政府必须确保后续配套服务也要跟上。她同时强调,目前为止,埃塞政府官员似乎致力于把改革进行到底。

  她说:“这个国家的信息技术产业需要大幅提升,互联网服务有很多问题,我们现在需要常开视频会议,这种感受尤其深刻。”(沈敏)(新华社专特稿)

(责编:张信凤、燕勐)